熱點新聞:我市召開全市經濟工作暨項目建設推進會議    趙長富會見吉林省通用機械有限責任公司客人    市委辦公室舉行學習習近平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專題輔導報告會    臥龍泉鎮錢家河村:利用自然資源 發展特色產業    大石橋市今年完成土地確權面積40多萬畝    
搜索:
    首頁  丨營口新聞縣區新聞營口民生受權發布政風行風微博聯播熱點聚焦國內國際圖片報道熱評 在線投稿:[email protected]
   營口新聞網首頁 >>新聞>>國內> 正文
常用藥零售價暴漲背后:原料藥供應鏈被壟斷
來源:法制日報  作者: 2019年05月31日 08:46
復制網址 打印

  

  ● 從1996年到2015年,20年間中國醫藥行業經歷了30多次整體性的強制降價。此后,國家又從藥品生產、流通和銷售各環節發力,頻頻出臺降低藥價的相關政策 

  ● 我國醫藥市場分為政策性市場和非政策性市場。前者主要包括公立醫院,藥品通過政府統一招標采購,受降低藥價政策的影響較大;后者主要包括藥店、診所和私立醫院,藥品流通市場化,企業可自主定價 

  ● 一些原料藥的生產批文被部分企業壟斷,導致原料藥價格暴漲。要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既要加大對原料藥壟斷的打擊力度,也要完善原料藥的關聯審批制度 

  一盒罌粟鹼針的零售價從45元暴漲至399元,一盒維生素K1針從99元漲至259元,一盒曲馬多片從13.15元漲至30.3元,一盒腎上腺素針從29.1元漲至60.15元,一瓶鯊肝醇片從33.75元漲至68.25元……

  近日,《法制日報》記者從湖南省某醫院獨家獲悉,不少搶救類、止血類、升白細胞類臨床常用藥,從去年至今已漲價數倍乃至數十倍。同時,市場上藥店零售的多種常用藥價格也出現大幅上漲。

  近幾年來,我國陸續推出取消藥品加成、“4+7”帶量采購等一系列措施,促進藥品降價。然而,在這些措施陸續落地的背景下,部分常用藥為何仍然出現漲價甚至斷供的情況?真正讓老百姓吃上便宜藥、放心藥,還應當從哪些方面發力?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藥品進價大幅上漲 

  市場售價一路攀升 

  因為藥價上漲,湖南人王宇(化名)最近頻繁托人從外地購買頭孢克肟——她家4歲的孩子時常出現呼吸系統感染,這款藥已成為家中常備藥。在她家附近的藥店中,頭孢克肟的零售價為15元左右,而其他一些市縣藥店只要三四元。

  多年來給孩子買藥的經驗,加上自己在醫院上班,王宇發現近兩年一些臨床常用藥的價格漲幅很離譜。

  她給記者列了一張漲價清單:魚精蛋白、鹽酸右美托咪定、西地蘭、別嘌醇、多巴酚丁胺針、葡萄糖酸鈣針、利福平以及一些痛風藥,從去年到今年都出現了不同幅度的漲價。

  以一盒多巴酚丁胺針為例,2018年8月至2018年12月,零售價為97.55元;2019年1月,零售價漲至266元;2019年4月,又漲到了460元。

  藥品零售價上漲的背后,進價也在不斷上漲:從去年至今,一盒維生素K1針進價從99元漲至259元,一盒曲馬多片的進價從13.15元漲至25元,一盒腎上腺素針從24元漲至51元,一瓶鯊肝醇片從28元漲至58元。

  除部分臨床常用藥價格上漲以外,藥店零售的常用藥也有不少品類出現漲價。

  “治胃酸過多的小蘇打片,前兩年100片規格的價格只有一兩塊錢。這幾天,我再買時已經是11元了。”對此,制藥行業從業者張利(化名)感到不可思議。

  記者查詢藥品價格315網發現,目前國內20家藥店小蘇打片的價格,最低報價為9.9元一瓶,最高價格達到17.8元。

  在北京從事藥品銷售的李浩(化名)也感觸頗多。由于孩子的身體抵抗力比較弱,他時常去藥店購買伊可新(維生素AD滴劑)。但在去年下半年,這款藥突然斷貨了,等到今年4月恢復供應后,竟漲了近20元。“以前一盒20多元,現在要39.8元。”李浩說。

  除了漲價,更讓李浩感到無奈的是,“還經常買不到”。

  記者調查發現,實際上,李浩所說的藥品斷貨模式其實是不少藥企實施漲價的慣用伎倆。

  “如果他們要漲價,通常會先對外宣稱沒貨,隔一段時間再恢復供應,這樣就可以漲價了。”采訪中,江西省上饒市某藥店陳姓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漲價,我也只能跟著漲,因為大家都在漲。”

  據這位負責人介紹,從2014年開始,有些藥品出現不正常漲價,近一年來漲價的常用藥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瘋狂,“今年尤以硝酸甘油最突出,硝酸甘油片劑(0.5毫克*100片)和注射液(10毫升)的價格分別從去年的4元、20元漲至55元、110元”。

  5月24日至26日,記者走訪北京市朝陽區、海淀區近20家藥店后發現,復合維生素B從以前的1.5元漲到近10元,漲幅高達600%;癩特靈從2015年的3元漲至2018年年底的9元,漲幅為200%;去痛片從2.5元漲到9元左右,漲幅達到260%。撲爾敏、羅紅霉素、降壓0號、諾氟沙星膠囊、滴鼻凈等,與前兩年相比,價格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漲幅。

  此外,安宮牛黃丸、川貝枇杷糖漿、云南白藥氣霧劑、桑菊銀翹散、復方黃連素片、清肺化痰丸、999感冒靈、三九胃泰、黃連上清片等中成藥也都有提價現象。不過,其中也有部分中成藥價格在近期出現了小幅下降。

  降價政策頻頻出臺 

  部分藥價不降反升 

  讓不少患者疑惑的是,一面是國家降低藥價的政策不斷出臺,另一面卻是諸多常用藥價格不斷上漲。

  記者梳理發現,從1996年國家計劃委員會(后更名為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頒布《藥品價格管理暫行辦法》,重新掌握藥品定價權,到2015年國家發改委、國家衛計委、人社部等7個部門聯合印發《推進藥品價格改革的意見》,規定除麻醉藥品和第一類精神藥品外,取消政府制定的原藥品價格,20年間中國醫藥行業經歷了30多次整體性的強制降價。

  此后,國家又從藥品生產、流通和銷售各環節發力,頻頻出臺降低藥價的相關政策。僅2018年就推出過多項政策:4月,要求將通過仿制藥一致性評價的藥品及時納入采購目錄;8月,要求提升醫生的診療費、醫療服務費,降低藥品價格;2018年年底,實行“4+7”帶量采購以量換價,成功進入招標的25種藥品平均降價52%,最高降幅達96%。

  既然降低藥價的各種措施已陸續落地,那為何部分常用藥仍然漲價甚至斷供?

  醫藥咨詢機構北京鼎臣管理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創始人史立臣對記者解釋稱,我國醫藥市場分為政策性市場和非政策性市場。前者主要包括公立醫院,藥品通過政府統一招標采購,受降低藥價政策的影響較大;后者主要包括藥店、診所和私立醫院,藥品流通市場化,企業可自主定價。

  “部分常用藥漲價的原因,需要從這兩個市場具體分析。”史立臣說,在政策性市場,即使帶量采購,目前在藥品招標領域仍然存在影響降低藥價進程的3個因素,一是在政府招標后,部分醫院很難與藥企保證采購量;二是回款很難及時到位,影響藥企經營;三是某些地方主管部門容易“踢皮球”,導致藥企遭遇前兩種問題時很難申訴。

  而在非政策性市場,史立臣認為,多數時候,降低藥價的政策難以產生明顯的價格導向作用,最終因綜合因素導致這個市場內的部分常用藥價格上漲。其中,上游原料藥漲價是一個重要原因。

  漲價背后各方博弈 

  原料藥被人為壟斷 

  所謂原料藥,即藥的有效成分。原料藥添加一些輔料后,就成為了患者手中買到的藥。

  在史立臣看來,如果原料藥的漲幅超過了5倍,可能就是人為壟斷導致,“壟斷,大部分是因為原料藥的流通環節出了問題”。

  史立臣的判斷在安徽省某醫藥公司一名負責人處得到了驗證。

  這名醫藥公司負責人在醫藥流通領域深耕多年,深諳其中的門道,也曾代表公司買斷過大藥廠的藥品。

  他告訴記者,很多時候,原料藥商家會串通壟斷,囤積居奇,向制劑廠高價兜售。即便原料藥商因為壟斷受到政府打擊處罰,也不能從根本上遏制他們的壟斷行為,因為大多數的原料都掌握在少數原料商的手上,“政府的打擊雖然遏制住了他們哄抬藥價的行為,但無法控制他們出貨的數量。如果一家制劑廠需要10公斤原料,原料商卻故意只向其供應1公斤,導致制劑廠生產嚴重不足,市面上的成品藥就會奇缺”。

  另一種情況是,某家第三方商業公司與原料藥企業簽訂銷售協議,將原料藥的采購全部買斷,再定向銷售給幾家制劑廠,原料藥企業不能參與定價,這種行為在業內稱為“包銷”或“控銷”。一旦被“控銷”,其他的制劑廠無法買到原料,或者只能通過高價購買,導致藥品斷供或成本上漲。

  北京東方比特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吳惠芳曾在接受《財經》雜志采訪時稱,考慮到利潤,有些原料藥企業愿意與包銷公司合作。如某種原料藥,一年的需求量是100公斤,包銷公司給某原料藥廠80公斤的訂單,這家廠的原料藥都賣給它,能夠保證利潤,即定銷定產。而一種原料藥會不會被控銷,取決于產量。受制于包銷公司的資金實力,包銷主要發生在原料藥小品種上。被包銷的原料藥,年產量上百噸的都很少,一般在五六十噸以下,甚至是10噸、20噸的品種,并且能正常生產的廠家少。

  原料藥生產壟斷會嚴重牽制制劑市場。根據原料藥對制劑生產廠商的對應比例抽樣調查結果,一家原料藥企業最多對應169家制劑企業。

  據國家發改委價監局副局長李青介紹,在我國1500種化學原料藥中,50種原料藥僅一家企業取得審批資格可以生產,44種原料藥僅兩家企業可以生產,40種原料藥僅3家可以生產。

  “一旦原料藥出現價格上漲或斷供,就會影響下游企業的生產,導致藥品生產成本大幅增加,傳導到消費終端就表現為價格上漲。”中國藥科大學短缺藥品課題組副教授李勇對記者說。

  除了人為壟斷導致原料藥價格上漲外,環保政策趨嚴以及藥品質量、經營控制監管常態化也是其中的原因。

  原料藥的生產屬于制造業,上游是化工產品,生產會污染水和空氣。這類產品的環保管控日漸趨緊。為了達到環保要求,不少藥企斥資改造,也有一些藥企面臨關停或兼并的局面。

  記者查詢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于2018年和2015年發布的藥品監管統計年報發現,截至2018年11月底,全國共有原料藥和制劑生產企業4441家;而截至2015年11月底,這項數據為5065家。

  年報解釋稱,生產企業許可證換證期間,一些企業由于未通過GMP(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認證,暫不具備換證條件而暫緩換證。藥廠數量的減少,帶來的直接后果是藥品的市場競爭激烈程度下降,推動了藥品價格上漲。

  此外,新版GSP(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要求嚴格核查藥品生產工藝,加強監督,提高了商業公司的過票成本。“作為上游廠家,我們只有通過一定幅度的漲價才能保證各個環節的利益,保障產品渠道暢通。”湖南省一家制藥廠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解決藥品價格暴漲 

  亟待完善審批制度 

  4月3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強調,藥品價格在合理范圍內漲落是正常現象,但如果出現大幅漲價,那就必須引起我們高度重視。尤其是對于臨床急需的常用急救藥、搶救藥,一旦供應保障不上將會威脅人民群眾的生命健康,決不允許拿患者的生命做交易,發現了這種苗頭性問題必須堅決遏制。

  追根溯源,要想遏制部分常用藥漲價,原料藥壟斷問題不可忽視。接受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原料藥從審批制到備案制的轉變迫在眉睫。

  醫藥數據服務平臺米內網總經理張步泳認為,這其實是一些原料藥的生產批文被部分企業壟斷,導致原料藥價格暴漲。要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既要加大對原料藥壟斷的打擊力度,也要完善原料藥的關聯審批制度。

  史立臣也對記者稱,在原料藥壟斷現象較為嚴重的當下,原料藥備案制,原料藥、藥用輔料關聯審批等制度顯得尤為重要。

  “第一,放開原料藥備案制;第二,加大打擊壟斷力度,通過比較不同階段的采購發票,是否壟斷一目了然;第三,推行產品試點,將藥品區域市場變為全國市場,于藥企也有利。”史立臣說,“這三點一旦落實,非政策市場的藥價就要下來了。”

  李勇也建議,從法律層面來看,重點在于加大執法力度,特別是加大對藥品原料人為壟斷的查處力度,從源頭上消除藥品異常上漲的動力;此外,放寬藥品原料供給的準入門檻,引入市場競爭機制;減少從藥品原料到消費終端的中間流通環節,降低不必要的成本;同時,建立有效的常用藥品儲備、監測、預警、應急機制。記者 文麗娟

網友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匿名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發言最多為2000字符(每個漢字相當于兩個字符)。
圖片速遞
ue
老邊公安系統2018“忠
ue
【本網訊】看望他們,
ue
營口明湖廣場荷花綻放
ue
【本網訊】專業導師來
每日推薦
熱門圖片 更多>>
大制作大IP紛紛遇冷
騎游阿爾山
新疆:花開花繁花事忙
“有效閱讀 快樂寫作
公益推薦
2.jpg

首屆“雷鋒文化節” 志愿服務掀熱潮

近日,我市開展首屆“雷鋒文化節”活動,在全市掀起學雷鋒志愿服務熱潮。 [詳細]

營口新聞網首頁 - 新聞 - 觀點 - 社會 - 教育 - 文體 - 生活 - 房產 - 視聽 - 圖片 - 專題 - 博客 - 微博返回首頁
五不中公式规律